伊小然9155

century baby

眼前种种还有着一种魔法,这种神奇的感觉好像会带给人超凡的力量,落叶突然像着了魔似地怔怔的向前走去,手伸向了那白色的小桌子,轻轻的抚摸它仿佛分别许久才相见的旧友。
见她这样赛博蛇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总算没有白花心思,真想走到她面前去看看她现在的表情!是不是终于笑了,可是又不敢轻易的打扰她,而赛博蛇的心情就像在等待老师阅卷的小学生一样手足无措。
但此时落叶正掉进自己的世界里,脑海中满满溢出回忆仿佛过往种种俨然在眼前。落叶突然觉得有些难过,因为想念水儿!在记忆中每年最期待的时候就是小时候水儿能够来宫里陪伴她的那些时光,两个人在林中嬉笑打闹,点点滴滴,以及那一句稚嫩却坚定的话语“以后你只要负责幸福快乐,其他的事情都会由我来承担!”这句话好像是一个座右铭,标榜励志般无形中影响着两个人。
时间顿然停住,回忆暂停到这里像那时钟在敲响整点的时间,每一秒都当当当的那么响亮。
一瞬间恍惚,落叶有些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像被噩魔附身一般,眼睁睁看着自己做出连自己都不理解的举动!回转过来给赛博蛇一个看上去温暖,迷人的笑容:“谢谢~赛王子!我很喜欢这个礼物。”
这么快就得到美人嫣然一笑,还用柔软的声音跟他道谢,赛博蛇觉得受宠若惊一时语塞!竟想不出用何种言语才能让她这一刻的美丽,多停留一会?也许应该什么都不说,给一个微笑就好,安静的欣赏眼前这难得的,唯美到可以入画的影像。
于是乎两个人形成了微笑对视的画面,正是早晨阳光最好时,一片片洒下来变成金黄色,点点耀眼的光给人错觉让身在局中的好似暧昧不明,让躲在角落里紧张到咬手指的怅然若失。
站在小树林外面的佣人们不敢靠近,但是一个个都在议论纷纷,他们都在说着昨天晚上听到的骚动但是因为接到了什么通知,所以一整晚都没有人敢靠近花园来查看后院情况,现在所有事情都明朗了,原来都是因为王子殿下要征服公主的心呢!几个年轻的女佣嬉笑着说着羡慕嫉妒之类的话,可惜莲加子不太懂得他们的妖族语言,只是大概的知道原来昨晚跟她说要禁夜,原来是因为后面花园里一夜之间突然长出了一大片树林!
这一整片小树林若是要自己长出来,应该需要好久吧!没有个三五载的功夫是不可能的,这种事情大概也就只有在妖族会发生了。
看似完美的场景里而这边的落叶却害怕了,她只坚持了几秒钟,这种担忧,愧疚,恐惧来原于自己的潜意识,好像幡然醒悟突然把自己拉回!意识到自己所做的有违自己的心,就算专业的演员内心的波澜和挣扎也会很大,大脑在那一瞬间的活动都会很剧烈。
“可是,我可以一个人在这里待会吗?”落叶像是请求一般渴望着……
赛博蛇呆滞了,两秒之后有些失落爬上脸庞,赛博蛇低头不语甚至想说些强硬的话,可是那样就……只会让关系恶化吧。
“赛博王子,请求你了!”虽然说着请求的话,落叶看起来却不卑不亢的,只是眼中闪烁着泪光。
赛博蛇愤怒了,没有发作只是转身便拂袖而去。落叶终于在他离开之后倒下,跌坐在草地上,昨晚上一直下雨泥土里还有很多的水分,停留在小草上也浸湿了裙子“我到底在做什么?……”落叶轻声的说着,她以为只有自己能听到,双手捂着脸,无助的眼泪不断的流。她不知道那些树妖都能听到她的话,看到她的狼狈,慌张,还有一个人也站在树后默默无语的望着。
时间没有太长,莲加子从外面冲进了树林里。她急匆匆的跑进去,看到泣不成声的落叶,心疼的跪下来的抱住她:“公主怎么会这样?到底怎么了?赛王子欺负你吗?”
“没有,……呜呜……不是他的问题,是我!莲加子肿么办?你说,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落叶惶恐不安的表情真让人心疼。
可是莲加子还是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看她能平复点了才开口:“可是,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快坚持不住了!”落叶刚刚说一句,莲加子警觉的捂住她的嘴,四下观察了一会。
“公主,我们还是回房间去吧!来,我扶你起来。”莲加子逐搀扶着落叶回到房间,还好现在赛博蛇已经离开城堡仆人们的早饭时间也已经过去,所以一时半会城堡里的仆人们都在休息并没有人看到落叶狼狈的样子。
在房间里两个人躲进了衣橱间,莲加子一边替落叶换衣服一边听着她断断续续的叙述对她来说,宛如梦幻的故事,好像存在的又不存在的爱。
莲加子抱着落叶沉默了良久,其实在她心里当然一直是对落叶的情况是最了解的人,从龙城到妖都她在一路上早就看出来了。两个人之间特别的眼神,还有落叶在途中跟残狼单独出去过,这些事情曾经都令莲加子担心不已,胆战心惊,却不敢轻易开口告诫落叶,毕竟找不到机会和合适的契机况且她也能够体会落叶心里的痛苦,毕竟没有哪一个姑娘会愿意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但是现实就是落叶是公主啊!现在的她没有任何立场为自己考虑,待在这个异国他乡又随时都有可能会面临生命危险,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落人口实。
“我的公主,其实并没有发生过什么,您不如……就此了断这段无谓的情感?要知道您若是还身在龙城,以白龙王断不会让您承受这番苦楚!公主,奴才拙见残狼将军他虽然是不错,而赛王子似乎从也没有传闻中那么暴戾恣睢,从这些时日以来对公主您的用心,还有仍然兼顾公务,也暂时看不出他有其他的坏秉性。您不妨多多观察一下再做决定……”莲加子还有很多话可一时也说尽然,她还有好多担心:“公主殿下,我可怜的公主我该如何向您表明这现实的残酷啊!”
这是落叶第一次听到来自他人的声音,来自旁人对于自己这段感情的评价。在此之前包括残狼都像是置身事外,只有点到为止的关心看不到他时常常感到孤独,但是不能说什么都没有发生啊!落叶在心里替自己抱屈,可我总不能说那天晚上的事情就是他在像向自己表示承诺啊?

Century baby

其实这是蛮简单的一件事,更何况这可是在妖族啊!残狼只需要去找一些树妖,然后让它们找一些个看上去挺拔茂盛的枫树,给它们挪挪窝不就行了!然后再吩咐工匠做好铁艺的桌椅,做的和落叶院子里的一模一样,残狼还画好了草图的。最后还有赛博蛇的特别嘱咐,在林子通往玫瑰园的那条路那里留了一小片空地,只是他没有交代要用来做什么?可是残狼看着那片草地,有一种不安,引发一阵莫名的酸楚。
半夜里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彩色的玻璃被打的发出细微又好听的嘀嗒声!落叶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好像有些失眠呢,想打开窗户透透气,可是她刚走到窗口嘀嗒声变的急促起来,好像争抢着替落叶打消打开窗户的念头!
刚好被雨水滋润过的土地更适合移植,于是黑暗中城堡里足球场大小的院子可热闹了,听见一个声音好像捏着嗓子:“喂!后面的动作快点啊!将军吩咐了天亮之前必需全部弄好!”由于晃来晃去的影子实在是太多了不敢大声的喊,那个领头的松树老妖只能在旁边一个个数着数目,一遍遍的在它们旁边说着:“不要到靠近玫瑰园那块地去!等一会我过去检查,你们要站的分开一点!”
有几个调皮的刚长成稍矮小一点的,红枫树妖跑到离落叶窗户一米远的地方,偷偷的眺望着,窃窃私语着。
有一颗长得好高壮的古枫树妖都快赶上爷爷级别的了,对着那几个小朋友们挥挥手:“快过来,孩子们族长马上要来啦!”
松树老妖移动过来了,四下看了看然后指挥一些靠玫瑰园太近的都站回去,让颗年长枝叶繁茂的枫树站到了特别定制的座椅背后,再让几颗小一点的从旁而立,夜晚看上去已经十分有文艺的味道了!老松树似乎有点不放心,特别嘱咐他们:“你们已以后就不要动了,记得千万不要动啊!”其实他们当然不会动,移植本身对树来说伤元气更何况树妖如果非要动,那情况更像灵魂出窍,树木的本体是不可以轻易移动的,即使是对修炼了几万年的老松树妖来说依然是如此。
这一阵骚乱从半夜12点持续到凌晨3点多,城堡里当然不可能完全没有人发觉,只不过看到的都是那些佣人们。至于我们的公主落叶,却还依然在雨滴声里翻来覆去没睡着。落叶想打开窗户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窗户被锁死了,有些太紧拔了好几次居然打不开保险栓?
无奈只好罢手,落叶便拿出一盏小蜡烛放在桌上点燃它,照亮身边这一片方寸之地。不敢打开灯,怕太亮了照亮了窗户让人知道她还没睡着!那么势必第二天早上就总会有个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来问长问短的,或者又有人眼神暗暗的盯着自己看,可是落叶不想要回应任何人无谓的关心。
偷偷点亮了灯拿着像羽毛一样的钢笔写写画画着,不敢写日记或心事,因为担心在这个不可能会有安全的地方,会产生什么样可怕的影响!于是不由得拿着笔犹豫了好久,才终于在纸上。小黑猫跑来脚边趴下,难得不打扰落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发出咕噜声。
终于熬到天快亮了,落叶才有了些睡意,回到柔软的床上再睡一会,心里面想说就一会应该没有关系吧?
但果然今天还是不能睡懒觉啊!以前做为一个公主,要早起去做早课,然后才能吃早餐。现在做为王子的未婚妻,虽然不用做早课可是每当王子每天早上7点起来吃早餐时,却是必须陪他一起吃早餐的。据莲加子的话来说就是:“公主,我都懂!可是您总得做做样子啊?不然王子不高兴,偷偷宰了我们可怎么办啊!”
早上被莲加子唤醒,落叶极不愿意的起床,梳妆打扮把头发挽起,穿上白色的蕾丝连衣裙,妆容画的很好完全掩盖了昨晚的黑眼圈提亮了气色,宛如那个时代耀眼的明星,有些奥黛丽赫本的气质!
在楼下赛博蛇按照往日习惯已经在餐厅等候了,落叶没精打采的表情,对着他笑的牵强,拿着手里的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煎蛋,吃不下只想睡觉!眼睛都耷拉下来,低着头快打瞌睡了!
赛博蛇看着她这样子叹了一口气,面前的培根咬在嘴里味如嚼蜡。真看不下去她这样子,在赛博蛇心里,虽然明白自己在哄女孩这方面差了些,况且因为种种原因落叶对自己,是妖族王子的身份也一定会有所嫌隙,可是每天被如此反复敷衍,冷落,和无视时间长了还是渐渐被磨去耐心,削弱了信心那种莫须有的挫败感一直啃咬着,抓心挠肝的。赛博蛇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好话,还一直练习该怎么才能说的体面好听,又能引她去看为之准备了好几天的惊喜!可是现在只蹦出一句:“你累了吗?很累就早点去休息吧。反正下午我也还有公务要做,今天不能陪你出去了,而且这几天也不会有什么宾客来拜访,你可以好好休息一天。”
落叶抬起头来,带点茫然的看着对面的赛博蛇迷迷糊糊回了一个“啊!”赛博蛇瞄了她一眼就低头不说话了,落叶刚才还真没认真听,正打瞌睡呢,就没太注意。她迷茫的样子显然对赛博蛇的低迷情绪没有一点愧疚感,也完全不想再问一遍他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两个人正沉默着,空气中尴尬的气氛让周围所有佣人都觉得冷嗖嗖的,最尴尬的就是莲加子了,站在一旁快打哆嗦了,很是替自己的主子干着急!
而落叶却一直状况外,她被一种好听的声音吸引了就像被蛊惑一样,完全进入了自己的世界。那是一种好听的仿佛百灵般鸣叫声,落叶旁若无人的走到窗口弟一眼就被外面的景色震撼了,落叶怔在那里几秒便突然拎着裙子就往外跑,她一跑起来后面突然好多人跟着一起跑,先是赛博蛇然后是莲加子和那些佣人们,所有人都从直通后院的偏厅跑到树林入口处站住了。
因为落叶突然停住了,她站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的赛博蛇在离她两步的距离停下,突然不敢靠近她觉得既然被发现了,那就这样让她静静地自己欣赏吧,可是好想知道她现在是不是高兴的?她应该是高兴的吧!人们总是看自己想看的,听自己想听的,所以赛博蛇也就这样默默的安慰着自己。
落叶慢慢地走进树林,里面的一切都是那样似曾相识,而且正值刚刚入秋的天气虽然气温并没有明显下降,但还是有好多树叶开始飘落,仿佛知道秋姑娘临近要给她特别的尊重礼仪。
落叶有些惊喜,她喜的是眼前这一切与自己的小树林是那样相似,还有她的白色小桌子,白色的椅子,以及后面那棵从小替自己遮阳庇荫的大树!可是她又很纠结,她纠结的是不知道该感谢那个正站在她身后,如此慷慨,有心,默默为她准备惊喜的人,还是该留一点功劳给背后那个人,那个细细安排每个细节精细到旁边每一颗树木的距离,大小树的排列,还有这关键林中一景,仿佛就像把她在龙城皇宫里的树林给整个挪过来一样!